生态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生态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日元正潮水般涌入东南亚各国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0 08:03:02 阅读: 来源:生态板厂家

日元正潮水般涌入东南亚各国

在柬埔寨首都金边,首相能来参加一家购物中心的开张实属罕见。近日,日本永旺集团在当地投资的永旺购物中心的开张,现任首相洪森前来剪彩。作为金边最大的商贸综合体,永旺购物中心拥有溜冰场、保龄球馆、电影院等娱乐设施。对于洪森而言,这个购物中心是日本在柬埔寨投资的标志。当然不仅在柬埔寨,目前几乎所有东南亚国家都在吸引日本企业的海外投资,日元正潮水般涌入东南亚各国。

日本发力投资东南亚基础设施

在经历高速增长(见右图)后,2013年,日本在东南亚各国的投资总额翻了一番,达到2.3万亿日元(约240亿美元),这其中部分金额来自日企对当地企业的并购。与此同时,日本企业将本用于国内投资的钱节省出来,筹集了约229万亿日元的资金池用于对东南亚地区的投资。

软银是日本的一家移动通信运营商和综合性的风险投资公司,主要致力于工厂产业的投资,包括网络和电信。软银CEO孙正义刚刚凭借参股公司阿里巴巴的上市,身家涨至166亿美元成为日本首富。今年10月22日,软银宣布对印度尼西亚电商Tokopedia投资1000万美元;东芝集团也宣布,计划5年内对东南亚投资10亿美元。而早在2013年,三菱日联金融集团(日本最大的银行)就以5360亿日元收购泰国银行业巨擘大城银行72%的股份。

另据中新社今年10月20日报道称,日本政府已设立“海外交通·都市开发事业支援机构”,该机构可动用金额约为1100亿日元,将以日本企业对东盟诸国等东南亚市场的基础设施投资为中心开展支援工作。

《日本经济新闻》报道称,日本政府为上述机构的最大出资者,出资额为585亿日元,且为该机构担保约为510亿日元的资金;此外,包括日立、东芝、三井物产、三菱商社等50家日本企业则出资50亿日元;官民合资约为1100亿日元。

除此之外,日本银行业也瞄准了东南亚基础设施建设的融资缺口。今年9月29日,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17家驻海外银行正融资5亿美元用于越南道路建设。据悉,此次融资是为建设约80公里长、横穿越南港口城市岘港的高速公路,该项目预计将于2017年完成。

三菱日联金融集团是此次融资团的带头人,融资额为1.5亿美元。其中,横滨银行和千叶银行等14家地方银行共融资3.1亿美元,创日本地方银行至今在海外基础建设项目上最大融资额。

20世纪八九十年代,日本开始了对东南亚的第一轮投资,当时的投资主要集中在泰国、马来阿西亚和新加坡的汽车和电子工业。在199—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后,日本企业对东南亚的投资停滞,转而将投资目标聚焦于拥有数量巨大且相对廉价劳动力的中国。

然而,随着中国劳动力成本的不断攀升,再加上中日政治关系“过冷”,日本再次将目光转向东南亚。相比之下,大多数东南亚国家,尤其是越南、老挝、缅甸、柬埔寨、印尼等经济相对落后国家人工成本较低,从而成为日本制造业的外移目的地。

2013年,日本对中国的投资几乎下降了2/5,对柬埔寨等国的投资却大幅上升了。尽管中国仍然是日本最大的贸易伙伴,日本企业去年在东南亚的投资几乎是对中国投资的3倍以上。同样,对于东南亚国家来说,日本仍不失为一个与中国讨价还价的重要筹码。

制造业外迁,日本或沦为“包租公”

日本在东南亚投资也遭到了指责。一些评论人士担忧,日本的银行在东南亚的投资有些草率,有可能会昙花一现。2013年,日本中央银行开始增发货币以购买债券(量化宽松政策),这是日本首相安倍消除通货紧缩,刺激经济增长计划中的一部分。央行的购买行为使日本的银行持有大量现金,他们将大约15%的资产作为放置于日本央行的超额准备金(这部分仅赚取微不足道的利息回报)。由于日本的贷款需求仍然低迷,日本银行转向寻找国外借款人。日本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亚洲国家,发放贷款规模增速迅猛,仅2012年底至2013年6月,跨国贷款的余额就高达4650亿美元。但如果日本央行改变货币政策,贷款规模则可能会下随之下降。

与此同时,日本政府希望当地企业多在国内投资。量化宽松政策使日元走弱,将可能扩大日本出口,使得在日本国内投资更具吸引力。但加速的人口老龄化表明日本国内市场需求正在萎缩,人们建立新工厂的意愿受到影响。

尽管相机制造商佳能最近表示要增加其在日本的产能,但并不是每个日本企业都有这样的想法,比如汽车制造商三菱汽车,正在印度尼西亚投资建立新工厂。“由于公司治理水平的提高,日本企业比以前更看重利润”,美国投行摩根士丹利分析师罗伯特?费尔德曼说,这使得日本企业更看好境外投资的获利前景。

随着越来越多的日本制造业企业迁移至国外,日本的出口也受到了影响。德意志银行估算,由于日本在境外生产商品而非在国内生产并出口,这部分境外投资加剧了日本的贸易逆差。在日本企业为鼓励国内产品出口而给予出口厂商补贴的情况下,2012年这部分贸易逆差仍高达16万亿日元。当年日本全年的贸易逆差仅为7万亿日元。这意味着日本企业从境外投资获得的利润,远不足以弥补这部分投资所造成的外贸账户失衡带来的危害。而如果当前日本海外投资规模继续上升,将继续扩大日本贸易赤字,这将使日本金融体系更加脆弱。

东京富士通研究所的马丁·舒尔茨说,日本有变成“包租公”的风险,从而变成靠向海外出租自己的资产从而获利的国家。这意味着,尽管日本国内亟须投资推动国民收入增加,但日本企业不愿意在国内投资,而是着力发展海外投资。这将使日本靠“出租”海外资产获利维持生活,而非分享国内经济增长产生的果实。

即便有可能陷入这样的境地,日本企业似乎不以为然。柬埔寨首都金边郊外就有一个新建的工业园区,吸引了不少日本的制造业企业,包括制造手机振动马达的美蓓亚公司以及制作调味品的味之素公司。新租户鱼贯般入驻,该产业园区现在处于三期发展中,工业园区的主管日本人植松宏(Hiroshi Uematsu)坦言:作为一家私企,必须要早作打算。

(编译自《经济学人》2014年11月1日)

南昌输送机小型

重庆冰糖

杭州从江香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