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生态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日出诞生80载登歌剧舞台6月大剧院首演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8:33:44 阅读: 来源:生态板厂家

《日出》诞生80载登歌剧舞台6月大剧院首演

原标题: 《日出》诞生80载登歌剧舞台6月大剧院首演

2015年的国家大剧院歌剧节可谓好戏连台,继开幕巨献《玫瑰骑士》、复排力作《诺尔玛》、联合制作的《安德烈·谢尼埃》相继问世后,6月17日至21日,作为本届歌剧节又一备受瞩目的重磅剧目,国家大剧院历时三年倾力打造的原创歌剧《日出》将拉开世界首演大幕。5月12日,歌剧《日出》的核心主创——作曲家金湘、编剧万方、导演李六乙共同亮相新闻发布会,对该剧进行了深入解读并真情讲述了创作历程中的动人故事。

酝酿三年《日出》6月将问世,“陈白露”首登歌剧舞台

中国现代剧作家曹禺,被誉为“中国的莎士比亚”,其代表作《日出》是中国戏剧脚本在世界范围内引起关注的里程碑之作。该作以上世纪30年代中国大都市中当红交际花陈白露的人生境遇为主线,通过对都市群丑的描写,反映了半殖民地中国大都市中光怪陆离的社会生活图景。

曹禺剧作《日出》自1935年发表后便引起轰动,《大公报》曾发表评论:“《日出》是现代中国戏剧中最有力的一部。它可以当之无愧地与易卜生的社会剧杰作并肩而立。” 纵观中国话剧百年演出史,《日出》也是持续演出时间最长的剧目之一。1956年,北京人艺最先排演话剧《日出》,欧阳山尊凭借其深刻理解将这部剧作首次搬上了舞台,随后的几十年中,北京人艺、天津人艺、总政话剧团等艺术机构及刁光覃、任鸣、王岩松等著名导演也曾先后排演该剧。而1985年由曹禺和女儿万方共同改编的电影版《日出》以及2002年由万方改编的23集电视连续剧,也使得陈白露这一个性鲜明的人物形象通过荧幕风靡全国。数十年来,在杨薇、夏梦、严敏求、方舒、郑天玮、徐帆、张艳秋、陈数、陈好等一代代表演艺术家和青年演员的精彩演绎下,那个有声有色的女人陈白露也愈加深入人心,在不同艺术形式中不断地绽放出无穷魅力。

2015年,曹禺剧作《日出》发表80周年之际,国家大剧院力邀著名作曲家金湘、编剧万方、导演李六乙等一流主创团队打造该剧的首部歌剧版本,于6月17日至21日在国家大剧院歌剧节问世首演,以此向大师和经典致敬。

金湘与《日出》共迎80岁生日

被誉为“东方普契尼”的金湘引领了中国“大歌剧”的创作热潮,他是最先将西方近现代作曲技法引入中国歌剧创作中的“泰斗”级中国作曲家,擅于将中国民族民间音乐元素与西方现代作曲技法融合,淋漓尽致地刻画人物内心世界。上世纪九十年代,由金湘作曲、万方编剧的歌剧《原野》不仅在国内引起轰动,也在美国、德国、瑞士成功上演,成为了第一部被搬上国外舞台的中国歌剧。美国媒体曾给予高度评价:“《原野》震撼了美国乐坛,是第一部敲开西方歌剧宫殿大门的东方歌剧。也是二十世纪末歌剧史上最重大的事件之一。”

《日出》是金湘的第十一部歌剧,也是他创作历程最不平凡的一部作品,2014年夏天,他被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而躺在病床上最放不下的就是自己未完成的作品——此时的《日出》刚刚完成了钢琴缩谱,配器还未开始。在金湘的提议下,国家大剧院找来了他的作曲专业博士学生,专门从广州赶到北京,在病房中与金湘度过了艰辛的一周——每天,金湘拿着钢琴谱为学生口述自己的配器思路,请学生一一记录并代为执笔。也许创作就是一位作曲家的生命和他最大的精神动力,金湘最终凭借顽强的意志力战胜了病魔。当年秋天,身体稍有好转的金湘即投身到配器工作中。2015年春节,乐谱定稿。

谈及音乐的创作,金湘说:“在歌剧《日出》中,音乐既要突出鲜明的人物个性,又要具有广阔、宏大的主题,符合‘太阳出来了’的大背景。既要有交响性、专业性,也要好听、易唱、有群众性。”为了生动刻画都市群丑的众生相,他别出心裁地将歌剧中的人物分成了四组,用不同的音乐塑造四组迥然相异的人物形象。第一组人物是陈白露与淳朴的诗人,他们的唱段按典型正歌剧的路子创作;第二组是在商场上摸爬滚打的李石清、潘月亭,他们的唱段多使用宣叙手法写作;第三组是生活在三等妓院中身份卑贱却心地单纯的小东西、翠喜,她们的旋律多运用中国民族民间的音调,并使用偏民族的唱法,音乐饱含风土性,人物也更具“泥土味”;第四组是附着封建社会影子的恶浊人物胡四、顾八奶奶,他们的唱段使用了中国戏曲、说唱音乐的写法,胡四被设计为假声男高音角色。

2015年,金湘也与剧作《日出》一同迎来了80岁的生日。尽管他的病情尚未彻底痊愈,却早已热情投身到排练中,亲自辅导演员音乐作业,并随时对乐谱进行调整和删改。一次,当他在琴房中听到饰演陈白露的宋元明唱到“太阳升起来了......”时,80岁的老人潸然泪下,“有音乐,就有希望。‘太阳升起来了!’——我权且将这句唱词作为歌剧《日出》世界首演的贺词!”

万方回忆父亲曹禺创作历程:“他曾因混进妓院采风而被打。”

剧作家万方,是曹禺先生的三女儿。谈及歌剧《日出》的创作,万方说:“《日出》对我来说很特别,我对这部作品非常熟悉,因为上个世纪80年代,我曾与父亲一起把它改编成电影,并获得了‘金鸡奖’,后来我又把它改编成了电视剧。所以对于这部剧作,我已经是烂熟于心了。”

发布会上,万方还带来了十分珍贵的曹禺的《日出》剧本手稿。回想当年与父亲合作改编电影的日子,父亲曾讲述自己创作《日出》时,为了能真实地书写翠喜等角色的境遇,乔装打扮混入烟花之所采风,被人发现后对他拳脚相加,一只眼睛险些失明。出于对作品的独特感情,万方能够深入体察原著的悲剧主题,细致入微地描摹人物情态和社会风貌。她认为,《日出》中所描述的情景是社会的横断面,从中切一刀便可看到当时的社会中各阶层的生活状态。而不同于话剧、影视作品的是,歌剧的结构会更加浓缩剧情、突出情感。她尤其提出,曹禺原本中,方达生是陈白露曾经的好友,早先追求过她,但两人之间并没有真正的爱情,陈白露内心念念不忘的是曾经共度一段婚姻的诗人。为了增强戏剧冲突,也使故事主线更清晰明朗,万方将原作中的方达生与诗人合二为一,创造出一个新的“诗人”角色。歌剧中,诗人与陈白露有真挚的爱情,这样的改编不但提升了戏剧性,也凸显了作品中人物命运的悲剧性,令人扼腕叹息。万方微妙地通过陈白露与诗人、潘月亭及小东西这三个角色之间的矛盾冲突,泼撒出陈白露浓墨重彩的内心世界。

李六乙:“从追究社会转移到探索人性。”

2000年排演小剧场话剧《原野》、2007年执导话剧《北京人》、2011年推出话剧《家》、2012年应第十五届北京国际音乐节邀请执导歌剧《原野》,李六乙的职业生涯与曹禺结下了不解之缘。尽管这些作品中都有着相近的现实性、悲剧性,李六乙却总是选择截然不同的导演手法去深刻地挖掘曹禺作品中“魂”。

曹禺曾在他的自述中阐述“我写《日出》时,怀着‘时日曷丧,予及汝偕亡’的决绝心情。我痛恨那个人吃人的社会,希望它早日被消灭。”歌剧《日出》排练前,李六乙要求所有演员熟读《日出》原著和相关评论文章、阅读欧阳山尊所著的《导演计划》,他还在排练前与每一位主演就角色的理解进行深度交流。李六乙认为,必须要了解社会、了解人性才能演好《日出》。他希望在歌剧中还原曹禺原著的精神:“要从追究社会转移到探索人性,与其说是阶级斗争毋宁说是人性的搏斗,人与环境之间的搏斗、人与自我的搏斗。我在曹禺的作品中找到几种人特别本质的存在状态,人的尴尬、困境,物质对人的占有等。其实,人可以逃脱物质的空间,而真正逃脱不了的是心理空间。曹禺先生在我心中不是过去时,他很当代。”

河北路博润动力剂

浙江氧气瓶价格

武汉客土喷播机

长沙差压液位变送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