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生态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DST集团CEO尤里用定律说服扎克伯格接受投资

发布时间:2021-01-22 14:47:20 阅读: 来源:生态板厂家

Groupon创始人安德鲁·梅森(左)、Zynga创始人马克·平克斯(中)、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

谁是Yuri Milner?

他用一个定律说服素未谋面的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接受自己的投资,他亦是Zynga和Groupon等热门互联网公司的资本推手,他来自俄罗斯

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深刻理解什么是社交网络(Social Network)的人,Facebook则是最不缺乏投资者青睐的企业。要打动他们,唯一的方法是展现出对社交网络足够深刻的理解。

硅谷最著名的风险投资家(VC)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的迈克尔·莫瑞茨(Michael Moritz)和KPCB的约翰·杜尔(John Doerr)没能敲开Facebook的大门。来自俄罗斯的尤里·米尔纳(Yuri Milner)做到了。

故事始于2009年1月的某天,这位Digital Sky Technology(以下简称“DST”)的CEO拨通了吉迪恩·余(Gideon Yu)的电话。作为Facebook当时的CFO,接过无数投资者电话的余第一反应是:“我怎么知道你是认真的?”米尔纳说他可以过来拜访时,余表示不用这么远跑来就是为了见他一面。但放下电话,米尔纳就驱车去机场买了一张去加利福尼亚的头等舱机票。第二天上午11点,当余走进帕罗·奥图(Palo Alto)的星巴克时,米尔纳和DST负责伦敦办公室的亚历山大·塔马斯(Alexander Tamas)已经在喝红茶。

不用聊很久,余就发现对方比想象的更理解社交网络及其影响力。米尔纳有一个“扎克伯格定律”(Zuckerberg’s Law):每隔12至18个月,人们在互联网上彼此分享的信息翻一倍。将来人们会越过谷歌这样的通用搜索引擎,依靠社交网络上的朋友获取信息、做出决策。只要用户选择、搭建好自己的社交网站,它将负责过滤一切。这个想法与扎克伯格的如此接近,余干脆将米尔纳带回办公室直接见扎克伯格。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4个月后,DST宣布向Facebook投资2亿美元,获得1.96%股权。

扎克伯格公开称赞米尔纳对社交网络科技有着“很深的、先进的理解”。见过众多投资者的扎克伯格认为他明显比其他投资者更聪明,对Facebook正在做的事更有洞见和经验。持这种观点者不止扎克伯格一人,全球最大社交游戏公司Zynga的创始人兼CEO马克·平克斯(Mark Pincus)和全球团购网站鼻祖Groupon的安德鲁·梅森(Andrew Mason)同样对米尔纳赞不绝口。DST是他们的共同投资者。

尤里·米尔纳的投资组合值得所有对互联网感兴趣的投资者羡慕。从2009年5月第一次投资Facebook开始,过去21个月DST在美国社交网络上投资了10亿至20亿美元(一些交易未披露具体情况,难以计算准确数字)。这是一大笔钱,但Facebook、Zynga和Groupon的名字显然更值钱。

不像成名已久的莫瑞茨或杜尔那样广为人知,此前名不见经传的米尔纳和DST颇具神秘色彩。他们彷佛一夜之间从天而降,拿下最让人垂涎的交易,与硅谷最闪亮的超新星企业家成为朋友,董事会中还有一个蹲过监狱的寡头阿里谢·乌斯马诺夫(Alisher Usmanov)。更重要的是,已经足够风起云涌的硅谷投资圈被这些北方来客彻底打乱—DST的大胆作风不同于任何传统VC,敢于以很高的估值投入一大笔钱获得少数股权,并且不要求董事会席位等对公司的控制权。

面对这样一个人,自然有很多疑问需要他解答。但在2011年1月的一个晚上,米尔纳在北京国贸柏悦酒店63层大堂咖啡厅的一张桌子旁甫一坐定,稍事寒暄便先向《环球企业家》抛出一连串关于中国互联网的问题:“你们怎么看马化腾和李彦宏?马云呢?他们有什么区别?谁更好?……”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里,他与本刊探讨了对Facebook和社交网络的理解,以及DST独特的投资方式,这是他首次接受中国媒体面访。

当与米尔纳讨论Facebook时,很难想象他更多论述的是这一网站成为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的可能性,而不是这种或那种商业模式。年轻时的米尔纳在莫斯科国立大学(Moscow State University)学习过粒子物理学,这让他喜欢思考未来世界。但这不是一个任由想象狂野奔驰的思想家,而是对数字极度敏感却又守口如瓶的真正的投资者:“如果我开始透露数字,就不能在投资圈里待下去了。我可以说的是,DST非常重视数字,因为要建立模型。投资时,必须同时有远见卓识和实在的数据支撑。”

事实上,以数据论,DST的规模比想象中小很多。这不是一个拥有百亿美元资金池的超级基金,其第一支全球基金不过10亿美元,目前正在筹集第二支10亿美元基金。米尔纳用来打动扎克伯格们的,显然是钱之外的东西——全球流动性泛滥的现在,资金之间的竞争甚至比初创企业之间更甚,尤其是在 Facebook、Zynga和Groupon这样的超级明星面前。

“首先,我和其他投资者不一样的地方是,我同时还是企业家。就像中国的马化腾和马云,我也创建过自己的公司。这样我和企业家关系更贴近,战略、梦想、愿景等等都是我们的共同话题。”米尔纳这样对《环球企业家》解释DST的独特吸引力。“其次,不像很多投资各种不同行业的基金,我们只投资面向消费者的互联网公司,非常专注,这让我们有完整的远见(vision)。第三,DST非常全球化。所以,当我们与企业家坐下来谈时,可以谈全球趋势、作为企业家的经历和我们专长的特别领域,总有很多东西可以谈。”

某种程度上,米尔纳对Facebook将成为能过滤超量信息的人工智能的想法,可能来自于对自己过于忙碌的生活的体会。他每天收到200多封邮件,工作20个小时、睡4个小时,无数资料和电话会议,一半以上时间在飞机上度过。为了能更方便地与家人在一起,他经常带着他们一起出差。正如试图通过中国媒体了解中国互联网,米尔纳从各种地方获得资讯。“每天如何处理这么多信息是我最大的挑战。”他保持清醒和精力充沛的方法是不停地和人交流。

这个50岁的俄罗斯投资家几乎没有业余爱好,以前他喜欢读一些关于历史的书,现在再没有这样的时间。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觉得累。与本刊约定的补充电话采访4次更改时间,其中有一次因为上一个电话会议拖延时间太长,他必须直接奔赴机场。米尔纳难得抽空看了根据Facebook早期故事改编的电影《社交网络》,那里面描述的故事都发生在他认识扎克伯格之前。不同于普通观众对剧情是否与现实一致的好奇,米尔纳认为这部电影没有表现出扎克伯格对互联网和社交网络的远见。“这才是我觉得最有意思的地?方。”

高强度工作回报也很高昂。目前,DST对Facebook的投资总计8亿美元以上,占有股份近10%,在外部投资者中仅次于Accel Partners。2009年DST投入的2亿美元使Facebook估值达到100亿美元,当时外界对这一数字惊叹不已,认为偏高。但两年后的今天,Facebook的最新估值是600亿美元。

非主流投资之道

扎克伯格改变了互联网,米尔纳则改变了硅谷的投资方式。

“DST更多是资本层面上的操作,有一批操刀过国际互联网投资的欧美最强投行背景的人。他们动作很快、开价很高、眼光很准,看中一个就抓住一个,也不考虑太多所谓‘策略’,比如不要董事会席位。而且进去就不轻易退出。”腾讯创始人马化腾这样对《环球企业家》总结DST。2010年4月,腾讯以 3亿美元入股DST并结成战略伙伴关系。DST分化为上市公司和保留原名称的全球性投资公司DST Global后,腾讯持有 8.3%股份。

米尔纳将这种投资方法称为“晚期投资”(late-stage investment)。2010年5月,他在TechCrunch Disrupt大会上表示,10年前他们的投资风格与传统VC无二,但近年开始转向晚期投资,这意味着平均10亿美元以上的估值和1亿美元以上的投资额。而且不同于赶在上市前夕进入、然后很快退出获利的传统晚期投资,DST愿意将投资回报周期拉得很长。在米尔纳看来,他们投资的公司能引领5年、10年甚至 15年的潮流。既然如此,何必急于退出?

这种反传统智慧的投资之道涉及的资金和风险都很大,但回报远高于普通VC。最粗略的计算是,假设DST以10亿美元取得Facebook 10%股权,以600亿美元估值计算,相当于投资价值两年内翻了6倍达到60亿美元。

够力七星彩下载安装

英雄战魂手机版

真封神外传BT(挂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