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生态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产业观察非转区只剩虚名大豆难走山海关粘冠草属

发布时间:2020-10-19 01:58:08 阅读: 来源:生态板厂家

产业观察:非转区只剩虚名大豆难走山海关

国际上关于转基因食品是否安全的争论依旧是口水四溅。但那些排斥转基因的行动却已是刀光剑影—到去年底,我国已退回12批共54.5万吨从美国进口的含有未经批准转基因成分的玉米;而欧盟也多次对中国遭受转基因污染的大米予以拦截,国产米出口难度倍增。

在转基因食品“到底是吃还是不吃”的争论声中,国人发现“转基因”其实早已低调渗入日常饮食中。而在国内食品销售缺乏明确的“转”与“非转”区分规则情况下,人们更关心粮食源产地的态度和行动。

龙江是全国重要的商品粮基地。3月7日,省长陆昊在接受“两会”记者采访时表示,“黑龙江省不会在黑土地上种植转基因大豆,而会维护自己独有的非转基因大豆品牌”,向外界明确了龙江对转基因的态度和立场。此时,作为龙江龙头、农业大市的哈尔滨该怎么做?

国产大豆最后阵地的境遇

龙江大豆产量仍占全国1/3,但基本走不出山海关

国内农作物中,大豆产业是首个真正意义上与外国“转基因”正面交锋的产业。

大豆起源于中国。上个世纪90年代,美国转基因改造后的大豆开始进入中国市场,国产大豆市场从此被快速蚕食。

“1996年以前,国内基本是国产大豆的天下,目前进口转基因大豆已占据国内80%的市场份额。”黑龙江大豆协会副秘书长王小语告诉记者,在转基因大豆冲击下,龙江作为我国最大的大豆产区,近十年种植面积已缩减一半。

目前,国产大豆仅存的优势市场,更多集中于榨油之外的大豆蛋白和食品制造等“小众”领域。

在国际大豆蛋白、制药需求方均明确所用大豆须为非转基因大豆,使国产非转基因大豆占据国际大豆蛋白市场50%的市场份额。

虽然龙江大豆产量仍占全国1/3,但在国内已基本走不出山海关。

王小语的担心在于,目前大豆在加工、销售等环节都放开了,仅剩下种植环节没有放开。“一旦龙江大豆被转基因污染,国产大豆的最后优势地位也将一并沦陷”。

大豆基因一旦被污染,将不可逆转。目前在国际市场上已很难买到非转基因大豆。“当我省的非转基因大豆或野生大豆资源没有了,国产非转基因大豆的阵地也将失守。”

事实上,这种作物基因污染的不可逆转性,适用于水稻、玉米等一切农作物。

龙江“非转区”面临的真实语境

“中国非转基因大豆核心保护区”只剩了个虚名

从制度上说,目前我国允许转基因棉花、大豆、玉米、油菜等4种作物可进口、加工。除允许转基因棉花可种植外,我国至今没有批准任何一种转基因农作物种植。但事实上,转基因污染在国内已经出现。

目前已有大量证据证明转基因水稻已在我国南方一些地区被非法种植和销售。农业部农产品质量安全风险评估实验室副主任、省农科院农产品(000061,股吧)质量安全研究所副所长张瑞英告诉记者,国内出口食品曾多次被欧盟检出含有转基因稻米Bt63成分,目前欧盟对来自中国的米制品批批做转基因检验,这也导致国内米制品出口欧盟困难,成本增加。

省粮食集团一位资深人士指出,虽然目前我省尚无转基因作物种植,但东北三省一些区域有农户私种转基因玉米。他认为,目前市场经济条件下,农民销售粮食已非当初计划经济时代定库、定点交粮,种源流向早已跨出行政区域,很难保证今后我省作物不会受到转基因作物的污染。

省内相关组织抗击转基因污染的想法时间不短。

2011年,“中国非转基因大豆核心保护区”在黑龙江农垦九三管理局落户,这是国内首个非转基因大豆保护区。不过,王小语评价其更多停留在象征意义上:“这个区的设立只剩下个名,因为没有相关的政策保护和强制性措施干预,就难以杜绝未来转基因产品可能造成的污染。”

2012年,我省多部门向国家有关部门提出在黑龙江设立非转基因保护区的建议,但未获通过。国家的答复是,我国目前不允许转基因作物商业化种植,在此前提下,就没有设立非转基因保护区的必要。

“虽然国家对转基因种植有严格的约束,但这个监管面太大,一些区域就会出现一些漏洞。”张瑞英说,因为种源的流动性很大,非正常渠道的转基因种子进入农民手中,只要有人说好,他一“好信儿”就会误种,这实际上很难控制。

她认为,从这个层面来说,龙江出台相关措施很重要—在农业部之外,本地可以提高自身农业监管标准,职能部门加强监管,一旦发现严厉查处。“要不然,你说你是非转基因,最后也可能变成白说。”

一场产业战略的考量

龙江“非转”食品不能与“转”食品拉开距离是重大损失

由于位置特殊,龙江冬季漫长高寒,不利于农作物病虫害生长。肥沃的土地,使龙江农田平均使用化肥和农药的水平在全国是低的。哈市乃至龙江的农作物天然优势广为认可。

多位业内专家和资深人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省我市的生态、气候等天然优势国内少有,在前景广阔的绿色、生态、有机产业方面空间巨大。无论转基因食品争议最终结论如何,我们应该树立绿色农业源产地的形象,这是无价之宝。

3月11日,专业网络调查平台新秦调查网就陆昊省长的表态,向公众作出随机网络调查,一天时间内共有1182人参与。结果,参调人员51.27%表示“不愿意吃转基因食品,因为其是否安全尚有争论”,只有26.23%的人表示“会吃转基因食品”。

随后,新浪黑龙江就此话题在省内调查,参与问卷的1038名网民中95.6%的人明确表示“不愿意吃转基因食品”。

“从当前民众对转基因食品的态度看,我们的非转基因食品绝对是进军全国市场的一大卖点。”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社会处研究员尹海滨认为,龙江大地安全优质非转基因食品不能与转基因食品拉开距离是重大损失。

事实上,在国际市场上非转基因食品的市场售价往往比转基因食品高很多。

张瑞英认为,龙江非转基因作物应该在市场中比拼自身天然的高品质。“以龙江非转基因大豆为例,皮薄、破碎率低、高蛋白,做豆浆豆渣少品质好……如果转基因大豆卖两元钱1斤,我们应该卖4元钱一斤”。

但在国内,很多转基因食品及相关产品,并未标识或模糊标识,“转“与“非转”产品行业标准缺失,销售在国内处于混杂境地。以至于市场上90%的大豆油都是转基因大豆油,很多消费者却不知道。

尹海滨认为,要设法改变当前这种状况,哈市及龙江应充分发挥自身优势,所有龙江食品都亮出非转基因标识,以非转基因粮食、豆油、豆粕、饲料、肉类等产品进军全国市场,促成龙江产品优质优价机制在全国达成。

竖“转”屏障的现实路径

通过制定地方性法规,形成哈尔滨事实上的非转基因保护区

甘肃省张掖市是全国重要的商品粮、瓜果蔬菜生产基地和全国最大的杂交玉米种子繁育基地。去年10月底,该市出台《关于建设农产品安全大市的意见》,强调“严禁任何企业和个人在张掖落地从事繁育、销售和使用转基因种子的经营活动”。

这是全国首个明确禁种转基因作物的“地方”。在转基因食品安全性存在广泛争议的情况下,文件一出全国侧目。

约两个月后,甘肃省在全国首个下发《关于试行转基因食品专柜销售的通知》,要求从今年3月起,省内转基因食品销售设专门柜台或货架,并设置显著提示牌,“转”与“非转”食品,不得混放销售。

“哈尔滨和张掖市有相似的绿色农业产业基础,在保护天然农产品不受转基因污染方面,同样面临严峻的形势”,尹海滨认为,在目前黑龙江及哈市要保护与发挥自身天然有机绿色食品的阵地,应该采取措施与转基因划清严格界限。

他提出,转基因食品和天然非转基因食品分开销售,并建立技术监督部门和卫生检验部门双保险(放心保)检测系统,通过不定期抽查确保非转基因专柜实至名归。

而且,应严防省内科研造成转基因污染。事实上,目前省内不少大学和科研院所正在进行转基因试验,若没有严格的规范极可能造成基因逃逸。尹海滨建议,省内相关部门应专门出台措施规定,将科研实验限制在实验室,禁止其在大田进行实验,尤其是水稻和大豆。

同时,哈市可以自身通过制定地方性法规,形成哈尔滨事实上的非转基因生态保护区。立法内容应包括种子非转基因化、食品非转基因化、饲料非转基因化三方面严格属地化管理,建立从种子到餐桌的全程非转基因化管理系统,杜绝任何转基因漏洞。

“既然要打绿色非转基因的牌子,政府在监管上就要下力度多一些。”张瑞英认为,关键的源头种子环节,加强市场监管,严禁转基因种子落地。对眼下难以防控的农民私种等情况,地方政府可出台一些针对性的防范和查处措施。

上海治疗脑血管内科医院哪家好

不育医院哪家好

治荨麻疹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