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生态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亦舒和她的一切

发布时间:2020-07-13 20:55:52 阅读: 来源:生态板厂家

吻所有的女孩

亦舒大名倪亦舒,哥哥是写卫斯理科幻的倪匡;侄子是香港才子倪震,侄子的前女友是美人李嘉欣,后来是玉女周慧敏;弟弟是倪亦靖,25岁就读完机械科的博士,现在是新加坡的工程院士。亦舒的其他几个兄姐,不是出色的会计师,就是化学工程师,再或者任飞机工程师。这一家人不仅个个是人才,且奇在个个样貌都不错。

倪匡在散文里写道,曾有一次去开会,碰到东南亚的同行,个个都想尽办法托他向亦舒代为约稿,只要肯供稿,报酬在所不计。倪匡半委屈半得意地喊冤:怎么回事,难道大家都忘了我倪匡也是作家吗?只要亦舒的稿,真是气死人。而熟悉亦舒的读者却都知道亦舒的写作生涯,源于16岁。如今亦舒写到16岁的少女,会加诸很多美好的字眼,像蜜糖16岁、杜鹃花般的日子。16岁的少女在她笔下一律只有两种:已有艳光、让18至80的大小男人看了都膝盖发软的大美女,和勤奋好学、沉静聪颖的优秀学生,且各有各的姿态,让人过目不忘。而亦舒却很少提到自己的16岁,至多也只是在散文中淡淡叹息一句:那样美好的日子也会过去。好像已经是前尘往事一般。

都知道亦舒眼光奇高,一支笔挑剔又刻薄,赞起女孩来却是真心实意。尽管对李嘉欣有著名评价美则美矣,毫无灵魂,尽管看见林青霞后竟直言第一眼就已经爱上了她,还有写给章小蕙的文章,毫不顾忌众多非议,直赞伊人丰硕如水蜜桃各种各样的女子,亦舒都爱,各种各样的女子,亦舒亦能发掘她们的美态。

亦舒笔下叫人尊重的,是对同性始终怀有一种情意,仿佛天下的女子皆是一家,不分彼此。不论身世、遭遇、职业和人品性格,但凡是女子,就比旁人多了一份怜爱。同情弱女子,一支笔轻轻写出沦落妇孺在社会中孤立无援的可怕境地,鼓励读者自尊自爱。转过头去又写尽豪门盛世,几句话淡淡道出千金小姐享尽物质背后黑暗寂寞的人情冷暖。写家庭主妇,狭小的厨房,额头上亮晶晶的汗水,凌乱的小客厅,一旁啼哭的幼儿,再挑剔的亦舒也丝毫没有看不起。而庄敬自强的女白领,亦舒则赋予了她们最大敬意,也赋予她们最大的同情和批评。

一朵玫瑰是一朵玫瑰

美国作家格特鲁德斯坦因写过一句名言:一朵玫瑰是一朵玫瑰,而一句话是一句话。亦舒钟爱莎士比亚十四行诗里的玫瑰与夏天,常常在男女主人公发生爱情的关键时刻借主人公之口吟出玫瑰即使换一个名字也依然芬芳,或者在描写到草地婚礼阳光满地时轻轻念出我可否将你比作一个夏日。在亦舒眼中,妙龄的女子,都可以算做一朵玫瑰,或者盛开,或者凝露,或者带刺,或者已经凋零。

我叫周丹薇,牡丹的丹,蔷薇的薇。看到这句熟悉的开场白,老读者自然要会心一笑。叫丹薇的女子,绝不负牡丹真国色的美,也带着含露蔷薇的刺。亦舒钟爱这个名字,塑造起来相当用心,连姓氏也格外挑剔,不外乎是周、沈、朱这些含蓄大气的字眼。周丹薇配谁?自然是家明,宋家明。连身家都想好:三十出头的男子,高且瘦,不是核物理博士就是机械学家,在大学教书,家境好,品位佳,有丰富的情感,懂得看《红楼梦》和听古典音乐,戴一只江诗丹顿男表,穿巴利的平底鞋和圣罗兰的灰色西装。第一次看见连男主人公穿什么鞋子戴什么表都不肯轻易更改的作家。事实上亦舒本人曾经有过一段相当挑剔且异常颓废消沉的时期,笔下的主人公买衣服要上诗韵,香槟要喝克鲁伯,真喝水的时候却只喝皮埃尔巴黎装矿泉水

然而亦舒花得坦坦荡荡,理所应当,不在乎他人的眼光。她不止一次在散文里提到,自己的钱自己赚来,再千金散尽地花了去,能者多劳,多劳多得。

每一个周丹薇,最后总会度过颓废,找到一个宋家明。而每一个宋家明,却都会对周丹薇的任何缺点,原谅七十个七次。

永不说永不

1945年出生的亦舒,写到现在,丝毫没有要封笔的意思。她并不忌讳自己的年龄,也没有打算退休。香港的《明报》每周仍有她的专栏,有她最新小说的连载。她的小说也是一版再版,销路仍然奇佳。许多粉丝亲切地叫她师太,喻意做人智慧到了极致,她的人生观和爱情观,也影响了一代又一代女性读者。在许多许多的故事里,亦舒告诉女孩子们,要洁身自好,但不要过分矜持;要经济独立,但切莫不择手段;做人最要紧要姿势漂亮,否则赢了也是输;年轻的时候一定要试一次为爱情伤心,尝过风露立中宵。

亦舒笔下的女子,无论如何新潮,如何聪明独立,骨子里都有浪漫怀旧的遗传因子,会为一点点不可察觉的小事走神,走神的时候卸掉了精明的外壳,独独有一份娇憨落寞的女性气质,落在哪个倒霉的男子眼里,那个男子便立时三刻地爱上了对方。

亦舒的粉丝都很长情,大部分都是看了第一本小说起就深深着迷,不惜代价满世界地找最新的来看。看了又看,不厌其烦,受其影响之大,恐怕很难有第二个作家堪比。

亦舒笔下的女主人公,和粉丝群情况颇像年轻,受过良好的教育,经济独立,内外兼修。亦舒自己曾任职于大酒店的公关部,又在港府新闻处做公务员,早年做过报纸的娱乐记者,经历丰富。写起职业女性的苦楚,办公室斗争的夹枪带棒,犹是入木三分。写着写着,时不时会有金玉良言劝告读者,譬如记住,得失切莫喜形于色,学校里并没有教我们如何应付工作,找到爱情,我知道意大利在地图上像一只靴子,懂得猎户座在1656年由荷兰天文学家惠更斯发现,直径约16光年,视星等4等,距地球1500光年,可这能让我快乐吗,或者人生根本充满意外,好的坏的,我们都得接受下来。是亦舒,告诉女孩子们,大学是最好的时光,用来读书跳舞都可以。然而一个人的时间用在哪里是看得见的。一个人快乐与否,与他的学历和收入并不挂钩,解决了温饱才有爱情。我们也许爱的是一些人,与之结婚生子的又是另外一些人,成年之后生活充满失望,也充满意外和惊喜。一层层,还原生活诸事的真相,残酷又真实,给爱做梦的年轻女孩当头一声棒喝。也许很多读者正是在这一声棒喝下醍醐灌顶,放下想入非非的绮梦,投身到发愤自强的生活之旅中。

永不说永不,绝不脱稿的亦舒对读者、对那比小说更真实的生活。

亦舒赞赏的一种生活态度,是得意时不忘形,失意时不落形,奋发图强,永不言败。把挫折当做成长的过程,永远君子坦荡荡。就像亦舒本人,写着不入流的言情小说,却从不气馁,认真写了一辈子,一写成名。仍旧每天五点起床笔耕不辍,永远有存稿,故事永远精彩,不骄不躁。她本人就是她的作品最好的写照。

拉萨订制工作服

潍坊定做西装

莆田工服定做

南雄市工作服定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