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生态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南海油气加强存在为日后开发打下基础-【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7:27:45 阅读: 来源:生态板厂家

南海油气:加强存在,为日后开发打下基础

中国页岩气网讯:南海争议区油气共同开发仍陷于停滞状态,短期内不可能有实质性突破;同时,中方在南海争议区的油气勘探活动屡受干扰,自营开发面临重大挑战。

——访南海研究院研究员刘锋博士

周边国家大肆盗采南沙油气

中国能源报:南沙海域周边国家在南沙海域开采油气资源的情况怎样?

刘锋: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南沙海域周边国家竞相把南沙海域油气开采权对外开放招标,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国分别同美国、日本、英国、荷兰等30多个国家签订了一系列联合开发合同。到上世纪90年代末期,有关周边国家已经在南沙海域钻井1000多口,发现含油气构造200多个和油气田180个(其中油田101个、气田79个),其中位于中国传统海疆线以内的油气田有100多个,油气井300多口,油气年产量约1500万到2000万吨。马来西亚是产量最多的国家,其次是文莱和越南,越南的油气产量增长较快。截止2009年末,南沙海域的钻井超过1700多口,生产井1000多口,平均日产石油17.9万吨,2009年总计采油量约6500万吨,天然气开采量约计750亿立方米,是2009年中国近海油气总产量的2倍多。

随着当前海洋油气开发不断驶向深水区,南沙周边国家正掀起新一轮油气勘探开发的热潮,大肆盗采南沙海域石油资源。我国在南海的主权权益已经受到损害,今后南沙海域的油气资源维权形势更是不容乐观。

中国能源报:我国目前还没有在南沙开采石油,是因为不重视吗?

刘锋:我国一直以来都在谋求开发南沙海域的油气资源。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中海油就与美国克里斯通石油公司合作,计划在南沙海域“万安北-21”区块进行油气资源勘探开发。尽管该区块完全位于中国传统疆域内,而且远离越南大陆架。但越南却百般阻挠,肆意干扰。中方当时为避免事态恶化,维持南海局势稳定,在尚未展开作业的情况下撤离勘探船,此后十几年再未进入该海域作业。

越南反而步步紧逼,不仅加紧勘探活动,而且将该区块重新划分对外招标,造成事实上的合同区块重叠,故意在国际场合制造争端。现在,中方进入这片海域进行作业已经十分困难,未来要在南沙油气开发上有所作为,必然面临与越南以及菲律宾等国的冲突和较量。

现在看来,如果当时中方能据理力争,坚定地排除越南的阻挠和干扰,在该区块进行油气开发活动,那么南沙海域的油气开发形势就不会像现在这么被动,也就不会出现当前南沙海域1000多口油气井中,中国一口也没有的尴尬局面。

共同开发意愿被忽视

中国能源报:我们注意到2005年3月14日,中国、菲律宾和越南正式签署了《在南中国海协议区三方联合海洋地震工作协议》,三方也曾有过合作,后来为何中断了?

刘锋:针对南海争议区的资源开发,我国提出了“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解决方案,三方第一次就合作共同开发南海资源达成共识,迈出了历史性、实质性的一步。根据协议,三国的国家石油公司在三年协议期内,联合收集南海协议区14.3万平方公里海域的二维和三维地震数据,并对区内现有的二维地震线进行了处理,共同研究评估石油资源状况,并确定是否具有商业开采价值。

2008年该协议执行期满后,各方本应继续保持合作态势,积累互信,进一步促成合作。但是,菲律宾却单方面与英国弗伦公司达成协议,大肆在中国南沙礼乐滩附近海域开展油气勘探活动,使得三方合作势头中断。

2009年8月,菲律宾政府批准菲律宾国家石油公司与英国的弗伦公司合作,勘探中国南沙礼乐滩海域GSEC-101区块的油气田,预计将在2012年初正式进行商业生产。而这一区块完全伸入中国南海传统疆域以内,同时位于中菲越三方合作区块之内。

中国能源报:南沙礼乐滩是不是今年3月初双方船只冲突的地区?

刘锋:是的,礼乐滩位于南沙海域的东北部,靠近菲律宾控制的马欢岛,距中国南沙的主岛太平岛200多公里。据预测,礼乐滩周边海域蕴藏有4.4亿桶石油和上千亿立方米天然气资源,礼乐滩盆地被认为是油气资源富集区。

3月初,菲律宾地质勘探开采船窜入礼乐滩附近海域强行作业,中国两艘巡逻船依法执行驱赶任务。菲律宾一艘海岸警卫舰迅速赶到现场,几乎与中国执法船发生碰撞。事后菲律宾总统向中国递交抗议书,称菲律宾石油勘探开采主权受到侵犯,南沙礼乐滩海域的油气资源开发冲突开始公开化。

中方应加强存在,扩大活动领域

中国能源报:现有争议是否会升级?

刘锋:总体上而言,南海形势是可控的,并没有到国家间关系不可调和的地步。至于说南海冲突升级,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需要密切关注,继续观察。以越南13日在南海进行军演为例,尽管“气势汹汹”,实际上只是虚张声势,是对自身国内一些民族主义势力的一个呼应而已。各方都不会令局势升级到无法控制的地步,美方对越南的军演持保留态度就是最明显的例子。

就中国而言,由于南沙海域存在争议,开发争议海域的油气资源难度较大。但是,我们目前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油气资源被周边国家肆意开采,中方目前应维持争议,加强存在,扩大活动领域,为日后的勘探开发打下基础。

中国能源报:现在到了是一个事关南海油气资源归属的关键时刻吗?

刘锋:目前还远远谈不上,这只是南沙争端中的一个突发事件而已。之前也发生过多次越南、菲律宾在南沙海域的非法油气勘探活动,只不过中方采取了忍让与克制的态度,没有与其正面冲突而已。不过,需要看到的是,越南、马来西亚等国海洋油气开发步伐加快,正在从近海沿大陆架向南海深海持续推进,其中越南和马来西亚的部分区块已“侵入”到中国传统海疆线内,并且继续不断向中国传统海疆线内伸入。随着越南等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国内能源需求旺盛,海洋油气开发必将持续扩张规模、力度也将持续加大。

目前,南海争议区油气共同开发仍陷于停滞状态,短期内不可能有实质性突破;同时,中方在南海争议区的油气勘探活动屡受干扰,自营开发面临重大挑战。从这个角度上说,中国在南沙海域的油气资源维权形势不容乐观,但远没有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美、日更关心南海航道安全

中国能源报:从国际局势看,美国、日本、印度等国是否有可能介入到南海油气资源争夺中?

刘锋:应该说,美国、日本早已介入南海的油气资源开发过程中。美国和日本的石油公司通过与南海周边国家的石油公司合作,共同开发海上油气资源,其中就有埃克森石油公司等知名的大石油公司。也有美国的石油公司,如当时美国的阿莫科石油公司与中海油合作,共同开发南海北部海域的油气资源。

至于说“南海油气资源争夺”,那就要看如何理解了?即使是进行所谓的“介入”,更多的是以柔性的手段、低调的方式进行。比如,介入南海地区的海上油气区块国际招标,技术合作或者股权投资等,不会采取过激的方式。

美国关心南海的航道安全,关心南海油轮的正常通行,也关心在南海地区进行油气开发活动的美国石油公司的商业利益,说到底,是关心海权,关心美国在亚太地区的主导权,南海是美国遏制中国崛起的一个抓手。

南海航道是当今世界上最繁忙的国际航路之一。据统计,每年有41000多艘船只通过南海;世界上的超级油轮有一半以上航经南海海域。对东亚而言,南海更是“海上生命线”。中国的80%石油是经过南海运到本国的,日本则有80%的中东石油以及3/4的南海产出的液化天然气经南海运回本国,韩国90%的石油经过南海运输,而台湾地区99%的石油供应要经南海从中东运输。东亚国家都需要这条海上生命线,所以不管是从能源还是从地缘政治角度来讲,南海都必定成为大国博弈的地区之一。

加速器教程攻略使用指南

苹果加速器推荐

天行加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