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生态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死在陷阱里的狼

发布时间:2020-07-13 13:47:52 阅读: 来源:生态板厂家

常常是在夜深人静时,一匹狼,走进了一个叫鹤坪的村庄。它漫无目的,只要是可以袭击的对象,它绝不留情,村民们总是在清晨,看到自己的鸡鸭或者是猪羊,惨死在院子里。

常常是在夜深人静时,一匹狼,走进了一个叫鹤坪的村庄。它漫无目的,只要是可以袭击的对象,它绝不留情,村民们总是在清晨,看到自己的鸡鸭或者是猪羊,惨死在院子里。

它是一匹独眼狼,夜色下,一只眼发出深蓝的光,在村庄里寻觅,当它看到牲畜时,眼里总是射出一种刻骨的仇恨。每次,它把那些能够猎杀的牲畜,一只不漏地咬死,然后,带着一种满足后的快感,向山里奔跑而去。

村民们怎么也想不起来,是什么招惹了狼,让狼疯狂地报复。这匹可恶的独眼狼,不得好死,村民咬牙切齿地诅咒。

一定要杀死这匹可恶的狼,村民都这样说。这个村子里,除了住在最边远的王铁牛家没被狼祸害,其他各家,多多少少都有牲畜被狼咬死。

人们突然想起来,王铁牛住得最偏僻,狼最容易得手,可狼却没有祸害王铁牛家。他家的牛羊鸡鸭,一只也没少。这个王铁牛,是怎么防狼的呢?

王铁牛是个闷葫芦,平时很少说话,属于那种一脚也踢不个屁的家伙。王铁牛说:我从来也没有防备狼,我家那破院子,就是防也防不住,狼不上我家,我也不知道为啥。

想想也是,就王铁牛那样,能有啥好主意。再说,他家的连个院子也没有,怎么防?

王铁牛说:记不记得春上那两匹狼?

人们突然想起,春天的时候,村子里来了两匹狼,两匹狼胆子很大,在村边咬死了张满筐家一只吃草的小羊。

那天,张满筐犁地回来,看到两匹狼拖着一只小羊,向山里逃去。张满筐看到,那只羊正是他家的小花羊。张满筐没有惊动狼,回家拿着自己的土枪,对准那匹拖住羊的母狼,开了一枪。张满筐的那一枪,正打在母狼的后腿上。村子里的人听到枪声和张满筐的呼喊声,抄起家伙跑了出来。

受伤的母狼,看到四面围过来的人,丢下小羊逃跑,可惜已经晚了,它拖着一只伤腿,怎么也跑不快,很快被追上来的人围了起来。公狼看到受伤的母狼被包围,转回身想救受伤的母狼,可它听到了一阵阵棍棒声,受伤的母狼,发出阵阵呜呜声,很快就没了声息。

公狼看着受伤的狼被活活打死,站在那里拼命地哀嚎。人们看到逃跑的公狼又转了回来,愤怒地追了上来。

看到人们追了过来,公狼看着已经死去的母狼,大嚎一声,向树林里跑去。公狼没有想到,它的前边,站着一个人,手里握着一把钢叉,叉尖锋利。慌不择路的狼,正好跑到了一个村民面前,看到那个村民,公狼疯了一般向他扑来。村民看到公狼向他扑来,扬起手中的钢叉,向公狼投了过去,那把钢叉,不偏不斜,扎在公狼的右眼上。

也许是太疼痛了,公狼跳了起来,随后在地上转了几个圈,一路哀嚎,向树林深处跑去,很快,消失在树林中。

在山里,打死一匹狼,似乎是平常的事。很快,村子里的人,就把打死狼的事淡忘了。谁也没有想到,祸害村民牲畜的,是那匹逃生的公狼。

张满筐说,一定是那匹狼,狼的报复心很强,何况,打死的那匹狼是它的老婆。人们都笑了,狼不会也像人那样,管自己的女人叫老婆吧!张满筐说:不叫老婆那叫啥?狼虽说不会说话,但也知道心疼自己的老婆。你看那匹狼,看到自己的老婆被我们打死,多伤心,还不顾死活跑回来救它老婆呢!

王铁牛后来说:就为一只小羊,把一匹狼活活打死,也太狠心吧!王铁牛这人,虽然死板,但心地善良。

张满筐说:我想起来了,那天打狼,全村家家户户都上,就王铁牛没有来,难怪那匹狼不咬他家的牲畜。你说怪不怪,这狼也能认出好人坏人?人们都笑,这么说,你就是狼认准的坏人,要不怎么先吃你家的羊呢?

王铁牛说:这两匹狼我知道,去年还到我家吃过东西。我怕它们伤害我家的牲畜,就每天晚上放点剩饭准备着,可清早起来,昨天晚上放的剩饭,都被吃得精光。说不定,这狼也知道好歹,所以就没有去祸害我家的牲畜。

张满筐突然说:我有办法,这匹狼,活不长了。

人们说:你有啥办法,说出来听听。

张满筐说:这还要王铁牛配合一下才行,狼不是到王铁牛家吃过剩饭吗?从今天开始,各家各户都把自己家的牲畜严加看管,狼再狡猾,吃不到东西,说不准还会去王铁牛家吃剩饭。事先在王铁牛家放剩饭的地方,挖一个深坑,下面放些竹扦子,狼去吃剩饭时,就会掉到深坑里,这样,那匹狼就有来无回。

王铁牛一听,脸就拉下来说:这不是坑我吗?院子里挖个深坑,不小心掉下去的话,还有命吗?咋不在你家院子里挖个坑呢?

张满筐说:白天就用东西盖着,晚上睡觉时再揭开不就行了。再说,在我家院子里挖个坑可以呀,可谁知道狼是去咬羊咬猪咬鸭咬鸡,我不能在各个地方都挖个坑,等着狼来。

王铁牛虽说不愿意,可也不敢再说什么,他胆小,怕得罪村子里的人。

那个大坑,是张满筐带着人来挖的,有三米来深,像个红薯窖,不要说狼,就是人掉下去,也出不来,更别说坑里还插满了竹扦子。

可是,自从王铁牛家院子里挖坑后,那匹狼就再也没有来过,他家放的剩饭,第二天还是原封不动。就是村子里,狼也很少光顾,只是偶尔到村子里咬死一些鸡鸭。再后来,狼像失踪了一样,杳无音信。

村子里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可王铁牛平静不下来。王铁牛说:我真希望那匹狼就这么消失在那片林子里。王铁牛是不是心中有一种愧疚感,只有他自己知道。但王铁牛不希望那匹狼去他家吃剩饭,这是真的。

那匹独眼的狼并不知道王铁牛的心思,它还是来了,不是去村子里,是来到了王铁牛的家里。寒冬里,到处一片荒芜,庄稼地里,没有了红薯、玉米,那些四处乱窜的动物们,都蛰伏起来,饥饿,让那匹独眼的狼,想到了它曾经的主人,它再次来到了王铁牛的家。

那匹独眼的狼,怎么也没有想到,昔日的主人,给它留下的是最后的晚餐。

只可惜,最后的晚餐,那匹独眼的狼终于没有吃到。

第三天,王铁牛像往常一样,去盖那个坑时,很随意地向坑内扫了一眼,就那一眼,王铁牛看到了他不愿看到的事情。那匹狼,仰着头,站在坑内,似乎是在等待什么。

王铁牛说:我就有点纳闷,这么大一匹狼,掉下去总该有点响动吧!可是,我什么也没听到,没有听到狼掉下去的声音,没有听到狼挣扎的声音,甚至没有听到狼痛苦地哀嚎。

张满筐和村子里的人来看狼时,提出要把狼分吃掉。

王铁牛眼一瞪说:不行,这狼不能吃。张满筐说:你不想吃肉吗?狼肉很香呢!

张满筐不管王铁牛同意不同意,要下去把狼拽上来,王铁牛掂一把铁锨,站在坑边说:你下去吧,你下去我把你和狼一块埋了。

张满筐看着王铁牛那样子,还真敢把他与狼埋在一起,就气呼呼地带着人走了。王铁牛就用土把那个深坑和那匹狼埋在了一起。

鹤坪再次回归了平静,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平淡无奇的生活。那匹独眼狼,随着王铁牛的掩埋,消失在岁月的风尘里。

只有王铁牛无法平静,他总是莫名地想起院子里的那个深坑。尽管,那个深坑早已被他填平,看不出一点痕迹,但每次走进自己的院子,他就会想起那匹独眼的狼。想起那匹狼,他的心里就充满了愧疚。

王铁牛说:我这辈子没有做过亏心事,只有一件,就是不该在院子里挖那个坑。

滨州设计西服

新余设计工服

建瓯工作服订制

江西定制职业装